为什么避孕套都会下滑

2023年1月2日10:29:19为什么避孕套都会下滑已关闭评论

为什么避孕套都会下滑(避孕套有些下滑)

下滑40%,避孕套也卖不动了。

健康是每一个人绕不开的问题,如何让全家人身心健康的幸福的生活,是每一个父母应尽的家庭责任,父母照顾着全家人的健康,特别是孩子的身心健康,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讲孩子心理建设时,再三强调孩子身心健康的重要性。

这个消息,来自世界上最大的避孕套制造商Karex(康乐)。根据武汉晨报援引的报道,过去两年时间,康乐的避孕套销量——

下降了40%。

这家来自马来西亚的避孕套制造公司,每年生产约55亿个避孕套,是杜蕾斯(Durex)和ONE避孕套(ONE condom)等品牌的供应商,同时它也生产自己的安全套品牌。

40%可不是个小数目,都快拦腰斩了。为了缓解销量下滑的困境,康乐甚至开辟了新的生产线,生产起了医用手套。

这不是康乐一家企业的遭遇,根据红星新闻的调查,杜蕾斯和特洛伊等其他安全套都出现销量下滑迹象。在国内,越来越多避孕套厂家,转向生产医疗手套和转型卖气球。

天眼查的数据也同样表明这一点,2020年以来,有超过4万家避孕套生产企业注销,平均每年注销1.73万家,而2019年只有1.5万家左右。

如今这个结果,不仅我们没有预料到,就连康乐这些生产厂家,都始料未及。

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旅游业、酒店业、航空业都在哀嚎,避孕套生产商是为数不多还能笑得出来的。

2020年4月,康乐还因疫情停工,一度传出“全球各地安全套短缺,令人恐惧”的说法。当时康乐只有2个月的库存,产能缺口达1亿只。更重要的是,它做出了一个非常乐观的估计——

疫情会导致避孕套需求激增。

在很多人看来,这确实是一个“理所当然”的事情——

疫情一来,人们被困在房内,除了亲密的性行为,没有别的娱乐活动可以进行。

伴随着性生活次数的增加,避孕套的销售自然会迎来大涨。

而且,这事有惯例,从历史上来看,无论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,还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,都出现了避孕套销量的大涨。

如此乐观的预期下,杰士邦母公司人福医药的股价甚至一路飙升至历史最高点39.44元/股。

遗憾的是,现实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。这种反常的现象也不禁让人感到疑惑——

发生了什么?

2

避孕套销量下滑的背后

在残酷的数据背后,有很多东西偏离了我们的认知。

我们以为大多数人会更喜欢在家里使用安全套,但事实上,根据大象品牌的统计,中国市场安全套的使用场景——

近一半发生在家外。

换句话说,疫情让人们呆在家里,不让人们出门,反而切断了一半的安全套消费。 不能出门,怎么度过?

我们认为人们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时自然会发生更亲密的性行为,但事实是,根据 Sexologies 发布的报告《COVID-19 对性生活的影响》,在疫情发生之前 --

人们发生性行为的频率是大流行期间的 4.4 倍。

也就是说,疫情来临时,人们更不愿意发生性关系。

这从全国出生人口数据也可以看出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21年全年,我们仅比上年增加了48万人。 要知道——

仅在前一年,该国也增加了 204 万。

山东,被誉为“全国最敢于居住”的省份,2021年人口自然增长仅为2100人。作为一个过亿人口的特大省份,过去一年的人口自然增长为 不到3000,这已经足够令人惊讶了。

疫情来了,大家不仅不想生孩子,连性生活都减少了? 这种趋势其实并不奇怪。 在过去的两年中,类似的异常情况经常发生。

比如在财富流向不均、内卷化、996的炮击下,年轻人有平躺的趋势。

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,早上吃面条和鸡蛋,晚上吃米饭、蔬菜和鸡蛋,周末心情好的时候再加一顿饭。

和以前的三和大神一样,他们每天工作和玩耍三天,吃饱就够了。 抵押贷款、汽车贷款和家庭根本不存在。

对他们来说,“平躺是宇宙中唯一的客观真理”。 一切都平淡无奇,你在说什么性生活?

看看今年的618,与往年企业晒成绩单、消费者炫耀商品相比,今年的618只能用三个字来概括——

悄悄。

不想生孩子、不想做爱、不想消费……似乎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常态。

3

低欲社会正在蔓延

除了避孕套销量下滑,还有一个趋势引起了我的注意——

中国的平均初婚年龄越来越晚。

根据《2020年中国人口普查年鉴》公布的数据,2020年,中国平均初婚年龄已上升至28.67岁。 其中,男性平均初婚年龄为29.38岁,女性为27.95岁。

2010年,中国平均初婚年龄为24.89岁,男性平均初婚年龄为25.75岁,女性平均初婚年龄为24岁。

换句话说,在 10 年内——

中国的初婚平均年龄被推迟了近四年。

其中,男性平均初婚年龄推迟了3.63岁,女性平均初婚年龄推迟了3.95岁。

在安徽等地,平均初婚年龄甚至超过了30岁。

中国的年轻人不仅结婚晚了,而且结婚的也越来越少。 数据显示,2010年初婚人数为2200.9万,2020年降至1288.6万——

减少912.3万。

事实上,这种现象已经有迹象。 早在2018年,民政部数据显示,当年我国单身成人人口达到2.4亿,独居人口超过7700万人。

2.4亿单身是什么概念? 要知道,英德法三国的总人口只有两亿左右。

从区域来看,2019年数据显示,广东、河南、四川、山东、江苏等人口大省单人口超过1000万。 尤其是广东,这一数字高达2577万。 单人口规模几乎是第二名河南的两倍。 被调侃为“单身狗”的聚集地。

这背后,青年人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婚姻观念的转变,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决定性的因素是社会内卷化程度的加剧和婚姻成本的上升。

工作赚钱都来不及了,怎么还有时间谈恋爱? 彩礼要空了六个钱包,哪里可以结婚? 在一线城市,44%的单身青年处于月光状态,根本无法存钱。

这种状态在2015年后的日本也能看到。据亿欧网称,日本的80后和90后被称为“开明一代”。 这一代年轻人生活俭朴,提倡“花不掉花”。

不买车,不旅游,不买名牌,所有消费品都以实用为主……

在这样的社会里,再低的房价也无法刺激消费,银行信贷利率不断下调,购房人数还在逐年下降; 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承担房贷或创业失败的风险。

那个时候,日本人并没有炒房、炒股、炒房、炒房的欲望。 御宅族和御宅族女孩越来越多。 谈恋爱很麻烦,去超市感觉是多余的。 他的一生。

这样一个“低欲望”的社会似乎正在我国上演。

4

结尾

日本已经尝到了低欲社会的苦果。

从“失去的十年”到“失去的二十年”,日本经济不再扩张,消费开始萎缩,逐渐进入恶性循环——

低欲望 - 经济疲软 - 出生人数减少,老龄化加剧 - 经济更加疲软 - 社会欲望减少......

日本所依赖的低利率、超宽松、高负债的发展方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。

对于中国来说,要想不走日本老路,打破低欲社会的陷阱,就必须从房价、就业前景、收入增长、婚恋成本等方面入手。 正如我之前所说——

等待住房、教育、医疗“三座大山”真正翻倒的那一天,也就是人们幸福地生下三个孩子的那一天!

近年来,我们看到了很多“不正常”的事情——

在北京链家APP上,每23人中就有1人是名校优等生; 在杭州市余杭区街道办事处,有十几名清华北大的硕士或博士毕业生; 为了一个城管的位置,无数高材生为头颅和热血而战……

其背后的真相是,在技术没有突飞猛进的环境下,高端的工作永远是有限的。 一旦高端产业的扩张跟不上劳动力的供给,势必有人被推上一个台阶。

打破这种内卷魔咒的唯一方法就是创新,挤入高端产业的上游。

低欲望社会的本质是缺乏创新,在高端产业缺乏话语权。 如果不能在世界整体分工中占据上游位置,就无法获得高额利润,只能不断向内转。

无论是日本、韩国还是中国,在底层技术的积累上,都从未真正走出“生存”模式。 无论是芯片、操作系统,还是网络,它们仍然深深地依赖于西方世界的技术。

要打破这种局面,就必须抢占全球高端产业的上游——

去世界做生意,赚世界的钱。

幸运的是,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。 人工智能、新能源、光伏等产业的爆发,北京证券交易所的诞生,世界领先的高铁技术,主动融入人类命运共同体……中国正在开放 到外面的世界。 力量只会增加。

但这还不够,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之处。 按照目前的差距,中国的农业要赶超美国至少还需要50年。 我们的高端技术和美国差距很大。 在许多领域,我们都卡在了脖子上。

要实现弯道超车,除了自身扎实的努力外,还要拥抱世界、拥抱世界市场、拥抱世界人才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“双循环”。

届时,中国人的竞争视野将不再局限于各种铁饭碗,而是广阔的全球市场。 借用网友的话:

赚世界各地的钱,寻找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,培养国际化的孩子。

到那时,欲望低下的社会将成为历史的尘埃。

广告也精彩